留学生回国一票难求 民航局:启动重大航空运输保障


截至3月30日24时,累计报告境外输入性确诊病例170例,治愈出院11例,在院治疗159例(其中2例重症,1例危重),现有21例境外输入性疑似病例正在排查中。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339例,治愈出院327例,死亡5例,在院治疗7例(其中6例危重),现有本地疑似病例0例。

个别城市也缩短了公共交通的运行时间。3月13日,柏林公交公司宣布,将限制当地公共交通。

小莫介绍,一方面,目前在德国,口罩很难买得到,“有些药店可以预约购买,但订单已经排到了一个月之后”;另一方面,是出于文化原因,“大家都觉得,只有得了病的人和医生才需要戴口罩,普通人是无需戴的”。

病例2为新加坡籍,在英国出差,3月18日自英国出发,经香港转机后于3月19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,入关后即被隔离观察,期间出现症状。综合流行病学史、临床症状、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,诊断为确诊病例。

3月30日0—24时,无新增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

病例11为中国籍,在英国留学,3月28日自英国出发,3月29日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,入关后即被隔离观察,综合流行病学史、临床症状、实验室检测和影像学检查结果等,诊断为确诊病例。

网球场前张贴的告示称,为对抗新冠病毒,体育设施禁止使用。受访者供图

“我们当时以为,国内发生的是一场大规模的流感,就像德国几年前也有严重的流感,都没太在乎。”小莫说。

新京报讯 据德国《每日镜报》实时统计数据,截至北京时间4月1日12时,德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71817例,较前一天新增4933例;累计死亡775例,较前一天新增130例,累计康复16100人。

“疫情下,在德国,虽然很多人还没意识到戴口罩的重要性,但是大家却成了‘洗手狂魔’。”小莫(化名)说,最近,他一天最多洗过25次手,每次都要洗够唱两遍生日歌的时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