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体彩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安徽体彩网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4-10 19:21:5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疫情之初,数字技术一方面在人工智能、基因测序等前沿领域“无所不能”,一方面却在最为原始的信息传播方面“有心无力”,难免让人失望;但当疫情拐点出现,大选终将再度成为头条,经济与股市的繁荣以及就业保障,依然离不开数字科技行业作为支撑。硅谷,事实上已经成为2020年代华尔街,“大而不能倒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黑龙江绥芬河市政府官网4月9日上午发布消息:根据疫情防控需要,绥芬河市人民医院于2020年4月8日18时全面停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疫情当下,千万级失业人口的申报以及股市大震荡,是个人破产和经济衰退的信号,社会结构的短期动荡不可避免。但需要强调的是,和金融危机不同,疫情并无“原罪”,没有隐秘的经济源头或利益集团可供探寻、反思,疫情只可能加剧经济的不平等,但不会是不平等的起源。因此,此疫难以像金融危机那般,对于美国经济结构、社会结构形成根本性冲击,疫情曲线拉平后,“往日世界”将大概率延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民意调查公司Civiqs的数据显示,85%左右的共和党选民对“政府应对新冠肺炎”表示“完全或总体满意”,65%的民主党选民表示“完全不满意”,党派意见分野严重。与此同时,从2月末到现在,对疫情表示“完全不担心”和“仅有一点担心”的比例从56%下降到23%,共和党选民方面,则由78%下降到38%。党派色彩再浓烈,也抵挡不住客观事实的力量,这一趋同的“认知”得来不易,部分选民补齐“重视程度不足”这一短板后,美式抗疫后续值得期待,拐点将至的理由也正在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执政以来,两党热炒的移民、医保、税改议题,无不充斥着浓烈的“党派味道”与“政务色彩”,留给事务官发挥的空间逼仄。疫情议题则不同,其专业门槛高,议员噤声,拜登等民主党候选人也只敢“敲边鼓”,医学专家的地位抬升。如白宫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的两名核心专家,79岁的安东尼·福奇曾为六位美国总统服务,女性专家黛博拉·比尔斯则在奥巴马任内被任命为美国全球艾滋病协调员。二人专业、稳定、跨党派的身份,决定了其敢于和总统、国务卿、经济顾问等政务官“唱反调”,让“尊重事实、科学防疫”成为白宫的主流价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他们到底知道什么”,RT网站9日质疑,美媒的报道引发有关“美国情报界知道什么,谁无视或压制了该报告”的问题。9日,NCMI罕见发表声明,称有关媒体报道的报告“不存在”。1月下旬以来,新冠疫情席卷全球。据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统计,截至4月9日,全球确诊病例已超过150万,其中美国确诊病例43万多,为全球最高。面对疫情,信息高度自由、科技远远领先的美国也终究未能预知预防。近一个月的全美紧急状态中,国会先后出台三次救灾法案,逐步找到抗疫的“正确姿态”,疫情拐点也因此隐约将至,美国或将在11月大选之前,回到熟悉的“往日世界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话语断裂”致信息不对称进而导致动员失败,是美国错失防疫期的关键。民意调查公司Civiqs的数据显示,2月25日,对疫情表示“完全不担心”和“仅有一点担心”的民众比例高达56%,共和党选民内部更高达78%。3月24日,美国日增病例已经破万,但CBS和YouGov的一项民调依然显示,对于如何走出疫情,82%的选民寄望于疫苗和药物,只有59%的选民认为要“做好自己的事以阻断疾病传播”。这意味着,尽管中、韩提供了“疫情凶险”的警告以及“戴口罩、主动居家”等防疫指南,但美国人似乎既不愿相信、也无意执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境外疫情输入风险加大,边境小城绥芬河市人民医院已全面停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常态后又会从头开始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而不能倒:数字科技的“新基建”